天猫三强和莉莉结局还有三强争霸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三强和莉莉结局,以及三强争霸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我资助的女孩 绑定了换命系统 她渐渐获得了我的脸 我家人和朋友的爱

我资助的女孩,瞒着我绑定了换命系统。

她渐渐获得了我的脸,我的成绩,我家人和朋友的爱。

而我却替她遭受继父的性侵,皮肤病的折磨,同学的霸凌。

重来一次,她满怀期待地问我能不能帮助她。

我笑着说:「可以啊。」

她不知道,这是她噩梦的开始。

1

我至死也没有想到,我每一次给宋玲寄出的钱,都会成为她窃取我命数的工具。

原来她从一开始就不单单是为了获得我的帮助,她是想彻底成为我,取代我。

此刻女生正站在我面前,头垂得很低,黑黢黢的眼睛不停眨着。

她卑微地说:「温然小姐,能不能求你资助我,毕业后我一定会十倍奉还,好不好?」

我无言地注视着她这副模样,真是怎么看怎么可怜。

可我死都不会忘记,上一世,她掠夺了我的一切,顶着我的脸站在病床前看着我。

旁边站着几个警察,她弯腰为我掩被子,却用一种仅有我二人能听到的音量说:

「温然,被强暴的滋味很难受吧?可我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也该换你尝尝了。」

……

我明明是想向身处黑暗的她伸出手。

却不承想,她竟亲手将我拉入深渊,一步步踩着我的尸骨拥抱阳光。

2

「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就像前天你给了我一块面包,再帮我一回吧,求你了!」

眼看周围走来一些同学,宋玲大声说着,突然膝盖一弯直接跪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大家纷纷聚集过来,问我怎么了。

可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宋玲已经大声道:

「不关温然小姐的事,是我主动下跪的,我相信她人那么好一定会怜悯我。」

我冷笑着看她表演。

宋玲,你搞错了。

道德绑架能够成功都是发生在小说和电视剧里。

在这所全员人精的贵族学校,你这样做,只会引人厌恶。

果不其然,几个平时跟我不太对付的女生率先开口:

「温然你是不是有病?什么乞丐都往学校领?」

「你爹妈真是倒霉啊,生了你这么个败家子,她这种人就是个无底洞。」

「本小姐生平最讨厌绿茶,温然,你到底赶不赶她走?不赶我就出手轰了!」……

宋玲听着这些话抖若筛糠,她一直以来靠的都是这一套,没承想在这儿会失效。

可她还是紧紧抓住我的裤腿,想唤起我的怜悯之心。

「宋玲,」我俯下身子,重重拍拍她的脸,「求我怜悯,你也配?」

3

前世,在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我就像躲在角落里鄙脏的泥,看着宋玲享受我温馨的家庭,躺在我柔软的大床上,摸我从垃圾箱里接出来的小狗。

可小狗嗅出她不是我,对她又咬又叫。

她为了避免事情暴露,无情地将我的小狗从十八楼上摔下……

那是十八楼啊。

待人逐渐散去,她也咬着牙离开,我沉沉地开口:

「宋玲,你知道从十八楼上摔下来的滋味吗?」

宋玲本以为被我叫住是我回心转意,可她没想到我会说这么一句,愣了一下。

「宋玲,你知道恨一个人入骨却又无能为力的滋味吗?」

「温、温然小姐,你……」她皱着眉头看我,我突然笑起来,「没关系,你会知道的。」

所有的一切,你都会体会到的。

「宋玲,你刚才说你想跟我在同一个学校接受教育是吗?」

宋玲眼睛一亮,她压制住内心的狂喜疯狂点头:「我当然想,我想一直留在温然小姐身边照顾你!」

我唇畔笑意更甚:「好,那我就成全你。」

不属于你的东西,强行得到只会招来反噬。

你以为转个学就能免遭欺负,可你不知道,这所学校才会成为你真正的噩梦。

4

一周后,宋玲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来报到了。

她来到教学楼下的时候,我哥哥正戴着墨镜坐在新买的跑车里,面无表情地问我:

「然然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拿自己一个月的零花钱给她交学费?」

偷听到的宋玲有些恐慌,她本能地攥紧了书包带。

却又在下一秒看到我哥哥的脸时,眼里写满了花痴与恋慕。

她竟然主动走过来,大大方方地跟我们打招呼。

然而我哥头一下子转回去了,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然然,这位是?」她学着我哥哥对我的称呼,试图让我介绍他们认识。

我暗自发笑。

我哥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平时女朋友都是娱乐圈小花,哪看得上她。

但我还是故意说:「哦,这位是我哥哥,温盛。」

「温盛?」宋玲的目光紧紧盯在我哥身上,也不知她是不是言情剧看多了,居然主动伸出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哥:「?」

我已经感受到他想骂脏话了。

宋玲还继续伸着手:「你好,我叫宋玲。」

「谁他妈想被你认识?滚开!」

说罢我哥就一脚油门,宋玲被车擦了一下差点摔倒。

她狼狈地扶住路边的树才没有坐到地上,我强忍着笑安慰她:「你别放心上,我哥他脾气就这样,不过咱们班的同学人还是很好的。」

话音刚落,前面走过来几个相貌俊朗的少年,纷纷挥手给我打招呼。

「哈喽温然,今天你还是那么美。」

「早啊美女,吃早餐了吗?」

「早上好,站着干吗呢,一起上楼吧。」

我一一笑着回应。

宋玲站在我身边,我余光瞥见,她眼底嫉妒的神色压也不压不住。

这些帅气又有涵养的富二代,都是我的朋友,而不是她的。

她本以为我会出于礼貌向朋友介绍她,却一直没等到我开口,便主动迎了上去。

「你们好,我是咱们班新转来的同学,我叫宋玲,然然的好朋友。」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了一眼,敷衍地「嗯」了一声,宋玲的脸立马红了。

她如法炮制,在讲台上作自我介绍时也是搬出我介绍自己。

与此同时,她放出一句偶像剧女主标配发言:「虽然我没有生在罗马,但我相信,凭借我的努力,我一定不会比生在罗马的人差!」

她铿锵有力地说完,本以为会博得满堂彩,没想到全场安静。

同学们都微微眯起眼睛。

一定不会比生在罗马的人差。

所以她,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对我们这些生在罗马的人叫嚣吗?

宋玲也愣住了,没想到会冷场,她还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同学们彼此对视了一会儿,零零散散地鼓起掌来。

可我知道,从这天开始,她的倒霉日子就要来了。

伴随着稀稀落落的掌声,她走向教室里为她空出的那个位置。

她旁边是一个正在埋头睡觉的小胖子。

她不知道,那个小胖子,孟超然,是天生的坏种。

5

迎着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目光,宋玲坐到了那个位置上。

她也感觉到有些不对,轻手轻脚地把书包塞进桌洞。

可在她拉开拉链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发出了动静,趴在桌子上的小胖动了一下。

「她完了。」有人啧声道。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孟超然慢慢转向她,肥胖的脸居然浮现出了憨厚的笑容。

「新同桌啊,你好,我叫孟超然。」

宋玲有些受宠若惊,忙道:「我叫宋玲,王字旁的玲。」

「好的玲玲,我记住啦。」

孟超然温柔体贴地帮她把笔盒、书本拿到桌子上,还从书桌里掏出块面包给她。

此后一个上午,两个人趁老师不注意就偷偷聊天,我偶尔听到孟超然说:

「唉,其实这个学校也不好,人都戴着有色眼镜,像我这种人傻又老实的小胖子,总是受人排挤。」

「不过没事,你做了我同桌就是我的人,谁敢欺负你,谁就是我的敌人!来,吃个面包!」

……

我听着这些,冷然一笑。

等放学铃声响起,我率先拿着饭卡往餐厅走去,而宋玲也紧紧跟在后面。

「你有什么事吗?」我礼貌地停下脚步。

「然、然然,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她摩挲着衣角,眼底划过一抹亮光。

「什么事呀?」我一脸茫然。

「就是,你好像忘了……给我点钱充饭卡。」

果然,她还是迫不及待要朝我要钱了。

我每给她一笔钱,她就能获得积分加速夺取我的一切。

昨天我帮她交了这学期学费,已经不少同学觉得从背影看我们两个十分相似了。

也许她正在暗自窃喜。

可她不知道,昨天那笔,正在我的算计之中,那是用来买她命的钱。

「朝我要钱,」我半低下头看她,「宋玲,你是乞丐吗?」

身后渐渐有食堂大军涌来。

我一眼就看到了孟超然。

看着宋玲藏在袖口捏得发青的拳头,我故意笑着大声道:「给你开个玩笑啦。孟超然!这儿!麻烦你带你同桌去吃饭!」

「我来请我来请!」

孟超然立即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宋玲压下眼底的怨恨,对我强挤出两个字:「谢谢。」

此后一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十分亲密,孟超然走哪儿都要带着宋玲。

很快,不仅我们班,全年级都知道两个人关系好,还有传言说他们在谈恋爱。

可某天下午,我正在慢悠悠地做值日,宋玲突然红着眼睛跑来抓住我的胳膊:

「温然小姐,求你救救我,帮我换个位置!」

6

「啊,」我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发生什么了?你别哭呀。」

我越说宋玲越是控制不住涕泪齐下,她颤抖着声音说:「孟超然,他就是个变态!」

「他说学校后园有只刺猬带我去看,结果……那是只用 180 根长针贯穿的小猫!」

「他每天都请我吃夹心面包,可我感觉味道不对,后来我偷偷跟着他才发现,里面不是草莓酱,是……呕……」

宋玲说着就要呕吐,我不动声色地退后几步:「是这样吗?可孟超然不是这样的人啊。」

「是这样的!」根根血丝爬上她的眼球,宋玲快要崩溃了,「他还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他连他妈妈都——」

「够了宋玲。」

我平静地说:「我不容许你这么诋毁同学。快回去,我看你,是最近精神出问题了。」

污蔑精神出问题,是摧毁一个人最好的方式。

因为这样,能让全世界都不相信她说的任何话。

前世,我被换了脸换了声音换了一切,我好不容易逃出宋玲的家想找爸爸妈妈。

却被她事先安排好的人挡在半路,一群男人逼停了我打的车,强行将我拖下来。

那日的她高高在上,轻笑着对周围的人说:「我这个同学有失心疯,总说一些胡话。大家别紧张,我这就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一切费用,由我温然来出。」

她蹲下身子,看我被保镖按进土里,像逗蚂蚁一样伸出一根手指。

「你说你,乖乖待在那个家不好吗?非要跑出来,唉,我只能送你一程了。」

……

这次,不管宋玲怎么哀求,我还是把她拉回了孟超然的身边。

她坐下的那一刻,手中握着的中性笔笔尖几乎要插进桌子里。

这天黄昏,教室里只剩下她和孟超然。

宋玲抽噎了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超然,其实我很喜欢跟你做同桌。」

孟超然回道:「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是谁不让我们一起坐了吗?」

「是,是……哎呀!」宋玲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我就告诉你吧,你千万不要卖我,是……温然!她说你是坏种,心肠歹毒,她让我趁早找老师调位离开你!」

「轰」的一声。

有桌椅被猛然踹翻的声音。

「操!麻痹我操!!」

庞大的身影从教室里站起,在走廊里投下狰狞的轮廓。

没有人知道的是,他们说这话时,我正隔着一面薄薄的墙,站在窗户下静静听着。

听到脚步声往门口走去,我无声地从楼梯口溜下。

这天晚上,我收到孟超然发来的微信:

【温然,明天中午十二点半文渊楼天台见呗,想给你说点事儿。】

我等了几秒钟,回复:【好啊。】

7

我主动通过搜索手机号加了宋玲的微信。

她明显是来脾气了,故意晾了我好长时间才通过。

添加后,我率先开口:【宋玲,快要换季了,新一季的校服钱你有吗?】

对话框里瞬间出现【正在输入中】的字样,她输入又删除,最后道:

【没有,温然小姐,我会因此被开除吗?你会帮我的对吗?】

我:【当然,你是我亲手带进学校的。不过我现在没钱,明天中午给你现金行吗?】

宋玲已经在狂喜了。

她心花怒放地回复:【当然可以!我太感谢你了,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我笑笑,放下手机。

这个晚上,我们隔着屏幕,各怀各的心思入睡。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宋玲的换了一个和我极为相似的朋友圈背景和头像。

连个签都大差不差。

既然她这么喜欢模仿我,那我干脆拿了一件我常穿的裙子送给她。

宋玲刚接到就迫不及待去厕所换了下来。

当她回到教室的时候,同学们纷纷感慨:

「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宋玲跟温然这样看还真有点像。」

「是啊尤其是背影,就是宋玲矮了点。」

「啧,果然宠物这种东西谁养的就像谁……」

我面无表情地听着,注意到今天孟超然没来教室。

他不仅第一节课没来,一整个上午都没来。

直到十一点半,他发微信给我:【温然,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哦,我怎么会忘?

我转头就用口型对宋玲说:【放学等我。】

下课铃一响,我抓着个卫生巾就直冲厕所。

宋玲又饿又急地去厕所找我,我虚弱地说:「哎,我来例假肚子太疼了,要不你先拿着我的饭卡去吃饭,吃完了去文渊楼天台等我。毕竟我要给你现金,被人看见多不好。」

「那,好吧。」宋玲说得很勉强,可话里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十分钟后,我看到饭卡进出账的提示。

宋玲真是太久没吃过饱饭了,看样子是把所有贵的东西都点了一遍。

一顿饭花了我将近一千。

我合理推测,要不是学校有些特定商品不能用饭卡买,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拿下。

不过没关系。

我笑嘻嘻地站在楼道的窗户边吹风。

上路前,总要吃上一顿好饭的不是吗?

8

所有人都知道,孟超然是天生的坏种。

有着传说中的超雄综合征,发起疯来,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我曾亲眼见过他拿钢笔狠狠扎进课代表的手背,把低年级的学妹拖进男厕所殴打,莫名其妙去掐路过同学的脖子……

他妈妈多次低三下四地来学校道歉,和佣人提着大包小包。

而他们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

9

十二点二十分,宋玲打电话催促我,我没接。

十二点二十五分,她又发了条微信问我到哪儿了。

十二点三十,我回复说肚子还是不舒服不去了,而那时,她已经不再回复了。

……

穿着我的裙子,有着和我一样背影的她,面对发起狂来的孟超然,还能幸免吗?

远处文渊楼上,刺眼的阳光将一切涂成白色,我看得眼睛生疼。

我叹了口气,背着书包走下楼梯。

宋玲,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怪我。

毕竟,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

10

这天下午,宋玲没有来学校。

孟超然也没有来。

直到晚自习的时候,他妈妈弓着腰带着几个人来了。

女人像是一夕之间老了很多,眼纹更加深,背也更加佝偻了。

她软绵绵地收拾东西,偶有同学看过来一眼,她就主动说给孟超然他俩办了转学。

其实并没有人想要出口询问。

因为,已经有很多人知道原因了。

宋玲和孟超然在天台幽会,产生争端。

宋玲被他打到大小便失禁,一条胳膊断了,满脸是牙印和血。

她被门卫大叔发现的时候,正被人像破布娃娃一样塞在满是废弃物品的角落里。

若是再晚些,她就会窒息而死了。

「太残忍了。」放学的时候,还是有人忍不住说了一句。

确实,太残忍了。

而差一点,事件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了。

11

孟超然已经年满十六岁,被依法提起公诉。

孟夫人给宋玲家里塞了很多钱,还承诺以后会带着孟超然远离这座城市。

后续的发展目前不得而知,但令大家意外的是,宋玲居然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但她却比之前更加瘦小了,从背影看也跟我截然不同。

只有我知道,这是她动用了全部积分的结果。

宋玲依旧坐在我斜前方,偶尔回头「不经意」地看向我,眼神如淬了毒一般可怕。

我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内心却格外兴奋。

宋玲,到现在,好戏才刚刚开始。

12

几天后,校园里来了一个热播剧的剧组宣传。

里面的女明星我看着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叫什么名字。

最近这部剧实在是火,基本每个班的同学都去了,大礼堂被人塞得满满的。

抽奖环节,女主演时莉莉亲自念出了我的名字,更令人艳羡的是,她并不是仅仅把那份剧组准备的礼盒给我。

而是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亲手系到了我的脖子上。

甚至,她还拥抱了我,在我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满场惊哗,无数摄像头迅速对准我们。

「卧槽啊啊啊,时莉莉这条项链我记得她从出道就一直戴着,居然给温然了!」

「啊啊啊我羡慕疯了,我想出五百万买那条项链!多少钱都行!」

「天呐温然也太幸运了吧!时莉莉真的好善良啊,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纷纷议论的时候,宋玲突然站起来大声道:

「我要检举温然!打着做慈善的名义将我骗进这所学校,实则沽名钓誉一分钱不给!」

「高昂的学费已把我全家逼疯,现在我母亲也被她气得重病在床,我要求温然履行承诺!」

全场瞬间安静,只余她的声音回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而宋玲一边说着一边涕泪齐下,忽然冲到台上,抱住时莉莉就下跪道:

「时小姐我知道你很善良,求你为我主持公道,让温然这个虚伪无耻的小人付出代价!」

「我必须要拿回本属于我的钱!为我妈妈治病!」

刺耳的拍摄声此起彼伏,镁光灯打得台上的人面容雪亮。

宋玲认为,时莉莉作为公众人物肯定会为了流量而帮她。

可她错了。

此刻时莉莉竭力控制着想要掰开她的手,脸色青紫。

其实,时莉莉之所以对我这么好,并非像大家所以为的那样她有多善良。

而是,她是我哥哥最近的女伴,她能成功出演这部剧,靠的就是我哥哥的提携。

「我就是温然。」

我站起来,任由摄像头对准我,笑意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