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网玫瑰佳缘家具以及佳缘网世纪佳缘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玫瑰佳缘家具,以及佳缘网世纪佳缘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买买买这件事,我们为什么愿意听章小蕙的?

成为她自己,玫瑰是玫瑰。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被称作李佳琦真正“劲敌”的,是章小蕙。

章小蕙在小红书的首场直播爆火出圈,热度冲上6亿、比当晚第二名高出5.8亿,直播交易额更是突破5000万元。

这位从小跟着妈妈逛连卡佛、12岁时衣柜里就塞满了香奈儿的真名媛,初次直播,身穿vintage Chanel白色套装,一头乌黑长发披肩,自在温柔,淡妆优雅,所有关于“老钱”生活的想象,都可以从她的气质与谈吐中得到印证。

作为上世纪90年代就风靡香港的“初代带货女王”,如今60岁的章小蕙,又开创了一种直播风格,主打一个“意识流”带货。

比起介绍产品的功能,她更注重分享自己的感受,或是娓娓道来一段自己与好物之间的小故事,于是便有了她在直播过程中深情朗诵约翰·邓恩英文情诗的名场面。

章小蕙的直播间,没有吵闹的“上链接”叫卖,没有热闹的低价狂欢和砍价戏码,而是娓娓道来,分享自己与产品之间的故事。

之所以说章小蕙是“真人化的小红书”,是因为她真的太懂如何分享了。

介绍眼影盘时,她拿出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的传世画作《春》来讲解,从仙子头发的颜色,到树上挂着的橘子,在章小蕙的口中,都变成了眼影盘中颜色的灵感来源。

她用抛开常规的分享与介绍,颠覆了大家对直播间的认知。带着半生积累的品位与阅历,不疾不徐地说出她对于美的想法。

她不强调价格,而是告诉你“时尚也有便宜的,只是你没有找到而已,我有很多”

她不一味推崇品牌,而是强调“品牌不是第一位,品牌的价值也不是,你的看法是第一位”

即使没有低价商品引流,大家也愿意进入她的直播间,听她分享美、表达美。她不吝展示自己的恋物之心,分享自己对色彩、艺术的理解与感受,带着浓烈的情绪感染力,很私人,也很体己,又能带给观众和读者情绪价值。

她把自己的直播间称作“玫瑰梦想橱窗”,称直播间观众为读者,称工作人员为编辑。她的直播分享少了许多功利心,多了几分关于美好生活和仪式感的描绘;而她卖的不仅仅是货,还有自己十年如一日的品位和生活方式。

擅长讲故事的人,自身往往也是一出耐人寻味的故事。章小蕙今日的成名,绕不开她早年传奇的经历。

章小蕙出生在香港九龙塘,父亲是香港第一代“广告人”之一,创办了加拿大中文电视台,同时也是加拿大《文汇报》的出版人,母亲则是名门闺秀。

家境优越的章小蕙被视为“掌上明珠”,从小接受英国贵族教育,初中与父母前往加拿大读书,后来考入多伦多大学主修美术史,辅修哲学和英国文学,之后又进入纽约时装学院攻读时装买卖和博物馆管理硕士。

彼时,在纽约读书的章小蕙与香港巨星钟镇涛在机缘巧合下相识。经历了如梦似幻的热恋,章小蕙义无反顾地答应了钟镇涛的求婚。

1988年,两人在香港圣德勒撒教堂举行了盛大婚礼,婚宴耗资300多万港币,婚纱由戴安娜王妃的婚纱设计师设计,价值高达13万港元。

然而这段为人津津乐道的世纪佳缘也难敌现实的白云苍狗。

到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金融危机爆发,两人的投资生意损失惨重,甚至背负起巨额债务。与破产危机如影随形的还有婚姻危机,这段感情最终在1999年正式宣告结束。

面对离婚后铺天盖地的恶意报道,个中缘由,情起情落,章小蕙只是淡淡地回答:“线断了,缘尽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朵一直生活在温室里的娇嫩的花注定走向枯萎时,她却决心要走出一条玫瑰之路。

一切都不得不从头开始。她先后在《明报周刊》《星岛日报》开设专栏,写稿赚钱,最多的时候要给20个杂志写稿,她甚至会在凌晨1点参加完舞会后直奔报社,现场撰写只剩4小时就要发表的专栏文章。

cr.微博@是你的七妹

后来,她在香港中环创立了个人买手店,独自还债。即使身负重重压力,她也依旧保持精致和体面。这个看似一门心思追求浮华与光鲜的女人,实在活得太清醒。她深知,必须收拾得干净漂亮才能打赢仗;她深知,自尊与独立是爱自己的必经之路。

原本存在于舆论与流言中、一个“拜金”女人的故事,最终凭她不卑不亢的品格,由她亲手写就一篇韵味悠长的精致散文。

据说,亦舒曾以章小蕙为原型写下小说《玫瑰的故事》,可无论作家的笔法如何力透纸背,也许都难以真正触及那份挨过是非对错的勇气与清醒。

之所以说章小蕙在小红书的火是情理之中,是因为她太符合小红书用户理想中的女性模样:历尽千帆,有钱有闲,依然美丽。

而章小蕙身上散发出来的“老钱”气质,多半是因为她的审美与品位。

4岁时她就跟随母亲逛连卡佛买洋装,13岁时独自一人逛奢侈品店,研究Chanel穿搭。上世纪80年代很多人还不知道爱马仕,她就已经熟知该如何订货。她的好品位是自幼培养起来的,又在后续对文学、艺术、哲学的学习中不断获取能量。

审美变现,在她身上很有说服力。

早年开设时尚专栏、创立买手店,她推荐的衣帽服饰,第二天就能在香港爆火,她也因此成了公认的“带货鼻祖”,事业蒸蒸日上。

2018年开设公众号,她用简洁的文笔,寥寥几句勾勒出令人向往的场景,吸引了大批忠实读者,多年来积累的种草影响力也在现如今的直播间得到了印证。

她的穿衣风格,既可以用“老钱风”全面概括,同时她也不断写下自己对时尚的态度和注脚。

“好劣之别,触感是最可靠的衡量尺度。”章小蕙的这句话,被拿来当作“老钱风”宣言也不为过。面料、剪裁是真正体现高级质感的地方,不显山不露水,她的穿衣也能从容散发贵气。

即使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穿搭,放到今天来看依旧优雅耐看。不被潮流左右,她的穿衣体现的正是“老钱”的掌控力。

难怪亦舒曾盛赞她:“在香港,我最欣赏章小蕙。她有味道,是时髦潮流以外的一个等级。真奇怪,时下流行什么,全体与她无关,她自有一套。”

章小蕙曾说:“我的审美,是我的保障,是我个人的财富。”

一路走来,好品位是她安身立命的资本,构成了她从容气质的底色。内心的框架感稳固,才会由内而外散发对个人审美及风格的强烈自我认同。

往事如风,章小蕙让自己成为了好品位的象征,成为永不过时的名牌本身。

结束第一场直播后,章小蕙用“深刻体会我和‘时间’的关系”来形容这场长达6个小时的直播。

没人比她自己总结得更深刻,也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地感受时间如何流淌过她的生命。

时间还给她的何止清白,还有别人拿不走也学不来的从容,更把她带到了该去的地方。

被问到下次什么时候再直播,她说“花开花落会有时”。

不褪色,不枯萎,章小蕙终于来到了自己的时代。如今,她依旧是盛放的玫瑰,而玫瑰的故事,仍在继续。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世纪佳缘致歉 婚恋网站顽疾未清

近日,一则记者卧底世纪佳缘的新闻让这个被很多人淡忘的婚恋网站重回舆论之巅。有记者调查发现其存在诸多灰色产业链问题,虽然世纪佳缘已回应将整改,但婚恋网站危机难解。“不论是注册用户中打着结婚交友幌子的骗子,还是不顾个人信息保护的平台,婚恋网站中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危机四伏。”业内人士指出,婚恋网站数据安全亟待提升。

被曝隐私泄露

12月7日,澎湃新闻发布报道,称其记者以应聘的形式卧底进入世纪佳缘网线下一家门店。经调查发现,培训上岗后,该门店即为上述记者开通了后台权限,而通过世纪佳缘网后台可以随意查看用户个人信息,包括会员浏览的异性照片记录、聊天记录等。世纪佳缘此举是为了对用户进行“精准营销”。

此外,还有相关人士透露,即使工作人员看到“杀猪盘”套路诈骗,也要无视,避免用户举报公司侵犯个人隐私。

对此,12月7日,世纪佳缘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称,为更好地为用户提供更加精准的匹配和介绍,业务层面上向公司部分一线工作人员开放部分用户信息,让一线工作人员(红娘)积极发现用户的问题和实际需求,从而更好地服务用户。但在实际工作中出现了滥用职权查阅用户信息的严重违规行为,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公司已经开始在后台去除此功能。

事件一经发酵,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有网友评论称,“偷窥别人隐私还默许诈骗?真是毫无底线”“婚介公司都一样,早就该查了”。

自2003年开始,互联网婚恋行业兴起,世纪佳缘网、百合网等平台先后入场;2005年至2007年,国内婚恋网站仅对外披露的融资额就超过了6000万美元;2011年5月,世纪佳缘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在美成功上市;同年,世纪佳缘与百合网合并。

然而2016年,世纪佳缘就宣布退市,五年间,其市值大部分时候都在5亿美元以下。世纪佳缘此次被曝光的隐私泄露、黑灰色产业问题,在婚恋网站行业并非第一次,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杀猪盘”防不胜防

被世纪佳缘的“红娘”忽视的“杀猪盘”套路诈骗,实则让无数人深受其害。近两年内,有多家媒体报道,在世纪佳缘注册的女用户遭遇各种各样的“杀猪盘”骗局。诈骗团伙加上女性用户后,利用她们急于寻找优质婚恋对象的心态,诱导女性投资、借贷、参与网络博彩等,而故事的结局,女用户们往往是人财两空。

男用户受骗的情况也并不少见。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程序员苏享茂被骗婚自杀事件。苏享茂自杀前,在网上发布遗书,称他和妻子翟欣欣均为世纪佳缘的会员,两人也是通过世纪佳缘网站相识。但没想到翟欣欣隐瞒婚史,在世纪佳缘中的信息也显示未婚。在苏享茂提出离婚时敲诈勒索,用离婚协议卷走苏享茂1000多万,最终导致苏享茂走投无路跳楼自杀。

除了防不胜防的骗局,个人信息漏洞也在侵害用户权益。早在2020年7月,工信部通报的58款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中,世纪佳缘就赫然在列。据工信部信息显示,世纪佳缘存在三项违规行为:私自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以及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工信部表示,后续将对问题突出、有令不行、整改不彻底的企业依法严厉处置。

然而,时隔一年多之后,世纪佳缘在个人信息保护上,依旧存在漏洞。天津秉钧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昂表示,“如果平台披露用户私密信息,且未经当事人的同意,也无充分的必要性和特定目的的话,那肯定属于侵犯《个人信息保护法》”。据世纪佳缘官网显示,该网站现有2.2亿注册会员。

数据安全亟待提升

随着积目、抖音等各类社交媒体的发展,只具有单一婚恋属性的世纪佳缘早已不再夺目。同时,骗局横生的婚恋交友行业也让不少消费者望而却步。今年28岁的张女士表示,“免费的交友软件众多、线下交友活动也逐渐兴起,世纪佳缘这类需要缴纳高昂会员费用的软件不是我的首选。而且隐私泄露风险很高,网上都是相关负面信息”。北京商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中看到,与世纪佳缘相关的投诉高达4102条。

“婚恋网站稍微调查一下,就会发现很多漏洞。不论是注册用户中打着结婚交友幌子的骗子,还是不顾个人信息保护的平台,婚恋网站中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危机四伏。”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直言。

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则表示,“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我们由熟人社会进入了陌生人社会。在陌生人社会,人们的社交开始由圈子社交变成了破圈社交,悬在头上监督社交行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被拿掉,一些自制力较差的人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这也给婚恋网站中的各类问题提供了土壤”。

他进一步指出,“互联网社交更是为破圈提供了便利,让破圈社交的劣根性发挥到了极致。如果没有良好的数据安全来防范风险,这类婚恋平台将会逐步被社会淘汰。所以自发保护用户的数据安全是平台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社交平台有必要加大对员工的数据安全意识、客户至上及服务意识的培训,重建用户对平台的信心”。

实际上,今年6月10日国家就已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但目前由于法律宣传不到位,很多平台对该法律处于无感状态。当前立法已完成,现在要做的则是加大相应法律的宣传工作,让更多的人了解并以此为准绳来规范自己的行为。”赵振营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