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承认与五国密会

  戴耀廷(资料图)

  与英加德日澳五国的密电被后,戴耀廷立即上回应。《文汇报》今日署名为高天问的评论文章透露,戴耀廷称密会为“学者因为研究而与外国人往来”,不算外国。戴耀廷并不否认有关他会见外国总,电邮频密来往的报道,反而,说这些,是有黑客入侵了他的计算机,他受到了“”。身为法律系副教授的戴耀廷还使用了“白马非马”的术,说自己虽然和外国总接触,但并不是从事非法行为。

  观察者网全文转载《文汇报》评论:

  文汇报近日揭露了戴耀廷和外国千丝万缕的关系,以及“占中黑金”的来龙去脉。戴耀廷立即上回应,指他的计算机被黑客入侵。

  他还说港大是国际级大学,学者因为研究而与外国人往来,常正常的,不应该说为外国服务。戴耀廷的回答,可说是,说明戴耀廷的确有为外国服务,合谋策动“占中”。戴耀廷并不否认文汇报有关他会见外国总,电邮频密来往的报道,反而,说这些,是有黑客入侵了他的计算机,他受到了“”。这是故意转移视线。既然有关电邮是真的,他与外国也确凿,又岂能外国?

  戴耀廷还使用了“白马非马”的术,说自己虽然和外国总接触,但并不是从事非法行为。这样反而说明他的理虚。很简单,特区官员在公务上,也有和外国接触。但是,他们是磊落的,无非是介绍特区的政策,这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所以,没有人怀疑特区官员外国。

  戴耀廷里通外国确凿

  但是,戴耀廷完全不同,他要搞什么“研究”,要紧密地会见英国和美国官员,大可以将内容公布出来。但他不敢公布,反而极力掩饰。社会都非常清楚,英国和美国支持“占中”,响应戴耀廷的要求。及后就出现了港大“匿名捐款”事件,有关捐款用在什么地方?原来是有指定用途,是用作法律学院和文学院的“占中”会议和,还有是为“占中”造势所进行的民调,这两个项目明显是为“占中”非法行动服务,是犯罪活动的一部分。为什么戴耀廷要采用隐姓埋名方法,不把捐款者名字公布出来?并且采取了迂回曲折的手法?

  所有犯案的人,在犯案前期都会做许多准备工作,有大量的转移。所有的犯罪者都会说,有关并非用作非法用途,或者说“我一概不知情”,这种辩解在罪案中司空见惯,但最后都成为。理由很简单,“不知情”并非可任凭被告八道,就可以被法庭接纳。因为有很多,证明被告人有犯罪动机,也有犯动,这些起来,就会组合成一个过程,证明的确有罪。有一些贪污的人,收了很多钱,他说,我不知道这些钱怎样来的,只不过是他欠了我钱,所以我就收钱了。但是,法律,任何人向官员送钱,就是贿赂。在国际上,外国的官员,通过一定渠道,隐姓埋名大量送钱给一个反对的人作为活动经费,结果,有关非法及行动发生了。很明显,这就是外国通过“黑金”控制当地的,干预别国内政。这样的输送,肯定法的,说成是正常的国际研究交流,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当美国的傀儡

  戴耀廷和指挥“占中”,绝对不是“学术研究”。戴耀廷想移花接木,根本就不可能,也不会有人相信。而且,戴耀廷、陈健民等人,早就被从2013年初到正式发起“占中”以来,一直和英国、、、、日本等国的驻港人员会面,讨论情况及“占中”进展。其中与英国和人员会面尤其频密,仅去年一年内就四度见英,有两次还是英紧急约见,戴更是马上安排“随约随见”。

  尽管戴耀廷很少公开提及寻求英美支持“占中”,但在与英美人员的电邮来往中,数次明确提及希望英美支持行动。例如,戴耀廷回应美国研究服务(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分析员Michael Martin有关美国在“占中”行动有何角色时表示:“我们不会要求做任何事情,但一个支持的强烈声明,可以对增加压力”。这难道不算明显的外国,要求外国的支持,出家主权?难者有这样的研究吗?难道这些行为,可以和特区官员向外国宣传“一国两制”的行为等同吗?

  戴耀廷的“正常不过”,只不过说明了出家利益的人,说出了“秦桧和番邦内外,正常不过”而已。戴耀廷的“争取”,其实是争取美国的,当美国的傀儡而已。既然电邮已经说明了,他和美国官员的来往绝对不是学术研究,而是内外,请求外国干预事务,这就是的行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