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被传是邓超出轨对象后孙俪待我一如往常

  “文艺女青年”为什么近些年总会被卷入感情的花边新闻中,从开好利来爱摄影的总裁男友,到邓超“周一见”的出轨对象,再到最近她被指找狗仔自己“暗藏心计”……采访被问起来,江一燕应对策略几乎都是避而不谈。哪怕是在传出他和邓超绯闻的阶段,她也只是只言片语的避过,与孙俪一如往日的一起玩耍,“我们都知道太扯,不会去理会”。

  网易娱乐9月16日报道(采写/叶子 图/赵伟)“为什么总有很多人问我什么时候准备回来(娱乐圈)?我一直都在啊没有远离。”采访结束,江一燕抛来了这样“无解”的问题。

  但事实上,如果不是借着她办自己的摄影展的这次机会约到采访,想要跟她坐下来聊聊几乎逮不到机会。比起花时间宣传自己,她更愿意拿着相机去非洲拍拍狮子,去农村带带孩子,“拍戏拍久了,必然要休息一段时间,出去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对于娱乐圈这个地方江一燕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眷恋。如热爱文艺的青年们一样,对于“名和利”江一燕满不在乎:我不是那种需要很多钱很多钱的人,拍戏赚来的钱够花,也能养自己这些兴趣爱好。

  9月中旬的某天,江一燕的主题摄影作品展在文艺青年的聚集地798开幕。当天江一燕忙的不可开交,她带着一波接着一波“慕名”来看展的小伙伴参观,乐不可支的分享着一幅幅摄影作品背后的拍摄小故事,若不是工作人员把她拉来做采访,江一燕可能不会考虑休息一下。我们的采访被安排在一个透明的玻璃小屋,外面看展的人可以透过玻璃,清晰的观察到玻璃小屋内发生的一切,包括一个女明星喝水、补妆、整理衣服,还可以放肆围观放肆拍照。“感觉像是在非洲野生动物园,我们是狮虎”江一燕脑洞大开很形象的形容了所处的采访,语气里听出一丝兴奋,可能是提到了她喜欢的非洲,提到了自然和动物吧。借着江一燕的话茬,和她的对话就这样,在她摄影展开幕当天,“忙里偷得半晌闲”的开始了。

  与她聊摄影,江一燕说摄影并非“玩票”。自己的第一台相机是小学三年级别人赞助的,赚来的第一桶金就“任性”砸在了相机设备上,“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相机还是我在舞蹈学院快毕业的时候,挣了一些钱买相机。”拍戏的时候会和合作搭档“安利”摄影的种种,“像黄渤老师之前感觉并没有那么喜欢拍照”江一燕与黄渤私下经常讨论与摄影相关的话题,当然,同属摄影发烧友的两人也会暗较劲儿,比摄影技术谁更胜一筹“黄渤老师常常用手机拍照,还有他的ps水平很高”。

  与她聊音乐,2002年江一燕考入舞蹈学院,郝云称为他的音乐老师,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郝云说江一燕是他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我刚刚学会三个和弦的时候,就曾写过一首歌给他听”,江一燕回忆,当时郝云对她创作的那首歌的评价是:达到了演出标准“他还跟我说,行了,江一燕你以后就写歌吧!”虽然了演员这条,但是对于她来说,音乐是兴趣时爱好,从未离开过。江一燕说演别人,唱自己,是她的一种平衡,用拍戏赚的钱,拿去做音乐,也是一种平衡。

  与她聊感情生活,江一燕的话变的少了。这样一个平日里喜欢摄影,写歌,读书,旅行……的“文艺女青年”,为什么近些年总会被卷入感情的花边新闻中,从开好利来爱摄影的总裁男友,到邓超“周一见”的出轨对象,再到最近她被指找狗仔自己暗藏心计……问起绯闻,江一燕的战略都是避而不谈,哪怕是在传出他和邓超绯闻的阶段,她也只是只言片语的避过,与孙俪一如往日的一起玩耍,“我们都知道太扯,不会去理会”。这似乎也是她在娱乐圈不被重视,知名度并不广的原因之一。直到9月15日她在微博发文:“沉默不是默认,娱乐也有原则”,印象中这也是她罕见的一次为自己“发声”。

  part1.

  黄渤,“影帝”到“摄影帝”之间只差一个美图秀秀?

  准专业级摄影师江一燕:ps确实厉害 当然视角也很另类

  网易娱乐:摄影展上的这些照片,都是自己拍的有修过片吗?

  江一燕:因为作品还是需要就一些后期的,只是简单的调色。我以前拍完照片之后很懒得去弄它,可能也是因为想到要做一个展览在精选照片,请一些后期的老师帮我再调一下这样的。

  网易娱乐:所以这些照片都是后期老师帮你调的?

  江一燕:我自己不太会修片。

  网易娱乐:那你应该跟黄渤老师取取经呀不是吗?

  江一燕:在这方面他真的很厉害,我觉得后期ps他特别厉害。

  网易娱乐:他经常用手机拍照,所以应该只会用美图秀秀修片吧?

  江一燕:可能(笑)因为大部分都是用手机拍的。我们之前在拍的时候其实我没发现他特别爱拍照片。可能大家一起交流,包括他看了我的书,我觉得多少也对他有一些印象。感觉就是默默的较劲,就是江一燕你能拍,我肯定也能拍。

  网易娱乐:摄影技术方面他在跟你默默的较劲是吗?

  江一燕:我觉得是啊,他这次也会来看我的影展的。

  网易娱乐:他有跟你秀过他自己拍的照片吗?

  江一燕:有,他有发给我看他拍的。

  网易娱乐:作为准专业的摄影师你是怎么评价?

  江一燕:我也是觉得,后期怎么这么棒。

  网易娱乐:所以你觉得他拍片都是靠后期吗?

  江一燕:当然我觉得他的视角方面(也很棒)比如拍一些花啊或者是拍一些鸟啊,我觉得他的视角跟别人不太一样,这个其实对摄影师来说挺重要的,大家其实都会拍一样的东西嘛,他有自己独特的其实已经赢了。

  网易娱乐:他跟你拍照的风格好像不太一样,似乎黄渤老师更喜欢拍人像,他拍的一般都是身边艺人小伙伴之类的。

  江一燕:我觉得他应该是在剧组拍的,他不像我可能专程跑出去拍照。

  网易娱乐:嗯……他不舍得花那么多的时间。

  江一燕:他太忙,他有的时候拍一些很小的静物,可能我们也许在城市里能看到的东西,但是我在城市其实很少拿相机。

  part2.

  徐峥太囧!主动约片被吐槽角度难找

  江一燕:他的秃顶可能是我的一个创作空间

  网易娱乐:你没有想过也派拍拍身边的艺人小伙伴这样的?

  江一燕:知道我要做摄影展,开始有跟我约片的。有徐峥老师,说‘太有才了,什么时候给我拍一拍’。我说角度有点难找,开玩笑嘛,拍他可能不太好拍。

  网易娱乐:假如你给徐峥老师拍一组,想定一个什么样的主题呢?你觉得他比较适合什么?

  江一燕:他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因为我觉得他的秃顶会是我的一个想象空间。比如说用鱼眼镜头啊,跟大自然结合在一起,长出很多跟自然有关的东西,开玩笑啊。

  网易娱乐:从小就有这种摄影的爱好,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种摄影的天赋的?

  江一燕:其实就是你拍的多了,你会得到一些鼓励。比如说我的一些作品可能入选美国国家地理,也是给我这次能够做展出的一个信心吧,就是大家觉得你拍得还可以、能看。我的自己挑一挑,发现拍的很多主题都是跟“Love”有关的,其实没有可以去想过要拍什么主题,但可能这也是你的东西你的作品呈现也是会是内在的一个表达嘛。所以我希望既然是这样那大家来看一看,感受一看。其实很多朋友知道我出去拍片旅行,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我到底拍了什么,因为我其实也没有很公开的去跟大家展示过,所以这次是一个机会吧。

  网易娱乐:还记得小时候第一台相机是什么时候拥有的吗?

  江一燕:真正学习的时候是相机厂家赞助给我的相机,那个时候是小学三年级,我就拥有自己的相机拍照片。但是我真正属于自己的可能还是我在舞蹈学院快毕业了,自己可以挣一些钱就买了相机。

  part3.

  拍戏赚的钱足够养自己的“奢侈”爱好

  江一燕:我不是那种需要很多钱很多钱的人

  网易娱乐:你是属于那种摄影发烧友吗?会给相机配很多配件,比如说镜头之类的东西?因为都说玩儿单反穷三代嘛。

  江一燕:前两天他们还刚表扬我呢,一起去逛街看到什么名牌啊,我都不想进去逛,他们说我是经济适用型女友。结果转身就进了莱卡店。但是我还好,我觉得很多东西喜欢,我只会看看而已,因为我觉得不一定能用好它,所以我还是喜欢适合自己的,不会什么都买。

  网易娱乐:摄影是一个挺奢侈的爱好,最近感觉你也没有很多片子在映,所以是不是意味着没有很多钱去赚?那怎么去养你的奢侈的梦呢?

  江一燕:我刚拍完戏。其实也有电影在公映,上个月的时候也有电影公映,11月份会有跟云的《消失的凶手》,还好吧。我觉得我自己挣了一些钱,供我拍照片还有写音乐是足够足够了。

  网易娱乐:所以有需要的时候就去拍部片挣点钱?

  江一燕:我现在就是这样。我以前也说过,我觉得人生就是你可以挣一点钱,在去用这点钱满足你的兴趣,做一点喜欢的事情,有三五个好友觉得就很知足了。我现在做音乐也是这样,因为我也没有唱片公司,其实就是想写音乐的时候,拍电影挣了钱就拿来去做音乐,这样的。

  网易娱乐:娱乐圈还挺大的,从没有受到过一些的吗?

  江一燕:基本上没有过,因为我觉得我不是那种需要很多钱的人,我觉得够了就差不多。但是可能有一些上的东西,名利上的东西多少也会感染过你吧,所以我的作品里也有一张呈现这种一个人拉着一个吊杆好像往下跳的那种感觉,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这一走过来认知到什么事情到底是最终是让你觉得舒服的、愉悦的,我觉得这个就够了,这个是最重要的。

  网易娱乐:出道这么久有过吗?有过这种很难的吗?

  江一燕:我觉得最终我还是都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吧,可能中间会有过犹豫啊、挣扎啊、矛盾啊。

  网易娱乐:在犹豫、挣扎、矛盾的时候,还是都会把自己拉回来了?

  江一燕:对,至少我觉得我现在走的这个上还都是按照自己喜欢的喜好。

  part4.

  人的一生都在做减法

  江一燕:身边会留下的朋友都是志同道合的

  网易娱乐:很多人把你定义成为“文艺女青年”嘛,之前好像还是蛮的,现在接受了吗?

  江一燕:我觉得我比文艺女青年更疯。

  网易娱乐:那你觉得女文青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啊?

  江一燕:其实大家这样定义我,肯定你身上的东西至少是文青喜欢的,没事儿的时写写文字啊,多情善感啊,养养猫啊,写写音乐啊;但是我觉得我不希望自己只局限于这一些,反正我自己觉得我是一个看起来传统、保守,其实我也是挺疯狂的一个人。你看我在电影里面,我有的时候会分析自己,因为每个人都是在认识自己的一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的很丰富的性格其实也是需要花很多时间了解。所以我觉得电影里我也一直在冒险去接那些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的角色,旅行上也是这样的,去过很多非常的地方,包括拍电影也是,去到山区其实也蛮的,但是我愿意去做这些事儿。

  网易娱乐:很多时候女文青还给我一种感受就是心里都还挺孤独的,你的心里也住着一个“孤独精”嘛?

  江一燕:我也常说自己是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可能因为我有时候老在山区、非洲待着。而且我跟他们的交流是不需要任何语言就可以打成一片的,但是会城市的我也很少出去,所以有的时候交流各方面会有一些障碍,同事经常会说江一燕你醒醒吧,你在干嘛?你能了解一个这个市场吧或者是怎么样的?所以我觉得是权衡吧,既然你在做这个工作,很多的东西你也必须得懂得,但是在不丢失自己的情况下去做到更好。

  网易娱乐:刚才也提到身边有很多朋友会跟你说江一燕你醒醒吧,是不是跟身边的朋友出现代沟了?

  江一燕:所以这就是孤独嘛,就是有的时候别人不一定能理解你的想法,你也理解别人的想法。

  网易娱乐:那又因为这种性格,失去身边的一些朋友吗?

  江一燕:身边会留下很多跟你志同道合的朋友。

  网易娱乐:可以举个例子吗?

  江一燕:就是比如说刚刚合作的张孝全你也会觉得他性格里有很多跟你挺像,大家可能都不爱说话,但是都很认可彼此。然后比如说圆圆一直是我拍完《南京!南京!》到现在的特别知心的女朋友,就是我们会有那种特别私密的事情愿意跟对方分享,但是我们不常见面。还有亦菲、黄渤他们是我的同学,所以平时的过生日或者是有什么重要的节日都会聚在一起的这样的朋友。

  网易娱乐:今天刚好也是自己的生日,身边的朋友谁是自己跟你第一个发来短信的人?

  江一燕:我想一想啊。(记不得了吗?)我收到的第一个礼物是尔冬升导演寄给我的一盏灯。

  part5.

  成了邓超的出轨对象,“娘娘”再见你啥反应?

  江一燕:还经常一起玩 都知道太扯不会去理会

  网易娱乐:之前在你出书的时候也采访过你一次,印象深刻的是你的一个想法,你说如果有很大一部分时间你想住到山里面,当时忘了问为什么?现在还会有这种想法吗?

  江一燕:会啊。其实人就好像是变色龙一样,就是在不同的其实你需要呈现不同的一种状态,有的时候是不自控的。所以我觉得我到山里或者是到非洲的时候特别江一燕,就是我最原本的那种状态,在城市里我经常会走丢,把自己拉回来。

  网易娱乐:大山里可能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种生活是自己比较向往的是吗?

  江一燕:也许我以前就是那里的居民吧(笑),只是这一次我是一个演员。

  网易娱乐:所以其实对于娱乐圈这个地方没有太多的眷恋?

  江一燕:我觉得至少现在我有很多愉悦的东西在这里,拍电影或者什么的,当然如果有一天我觉得没有那么多兴趣的时候,也许我会选择其他的生活。我觉得我是感觉型的,就是自己感受到什么,就去做吧,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

  网易娱乐:做任何的事儿都是只根据自己的喜欢来?想怎么样就怎么去做,这样吗?

  江一燕:之前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但我现在也会听取一些大家的意见吧,因为以前都走的太了。

  网易娱乐:刚才在群访中也提到了感情生活这一块,现在是属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江一燕:我觉得是舒服吧,好像很多年前有一年过生日的时候别人说你想要什么,我就觉得希望顺顺利利、简简单单的,这就是我喜欢的生活。我觉得对我来说就是爱,不管是亲情、爱情,我觉得永远是会高于我的事业,所以我希望把家里一切都处理得好好的。

  网易娱乐:之前一段时间因为自己的感情方面也惹来不少负面新闻?

  江一燕:是嘛?你是说那些绯闻吗?

  网易娱乐:嗯,可能我们听过关于罗红的,关于邓超的?

  江一燕:我觉得我不太会去在意吧,如果是你的那就坦然去接受,不是你的别人说什么我也不会去太多了解。

  网易娱乐:所以觉得被传的绯闻都够扯的,不会去理会?

  江一燕:我觉得我也不会太去回应。但是其实你看我微博上,孙俪他们家人也找我一块去玩儿什么的,觉得一家人都常好的朋友,所以你还去回应干什么。

  网易娱乐:怎么跟“娘娘”建立起这么好的友谊的呢?

  江一燕:她在怀等等的时候就去看我的话剧了,那时候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超哥也去了。跟他们一家很早就认识了,他们还常支持我的,我有什么作品上他们也会关注的。但是大家都不会了解这些东西,大家会去在意某一次很无聊的或者是怎么样的,这个也是无奈、我不懂。

  网易娱乐:心里os的是这个世界我不懂,这都是什么鬼,哈哈哈哈。

  江一燕:对。

  网易娱乐:其实在大荧幕前消失也有一段时间了,准备暂时的放下手中的相机,回来了吗?

  江一燕:回来了?我一直在啊,没有远离啊。我觉得其实我是去做一个平衡吧,如果拍戏拍久了必然要休息一段时间,出去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但是表演还是我最总是的工作吧,其他的都是兴趣,像写歌啊、摄影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