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暴雨中倒地猝死 人打伞不敢乱救

  现场图片南都讯 记者饶丽冬陈杰生 黄雅熙 实习生张蓓 通讯员张灿城 昨日(7日)早上8时,广州暴雨倾盆,一名年轻女子伏倒往黄埔方向的员村山顶公交车站,人为她打伞,不敢施救。救护车到达时,该女子已经失去生命体征至 少20分钟。医生表示,如果事发时有人扶她一把,并进行胸外按压,就能为医生抢救争取时间。

  目击者:怕方式不当不敢救

  7日早上8时左右,正值上班高峰期,广州下着倾盆大雨。小李来到广州往黄埔方向的员村山顶公交车站,发现一名身着橘色短袖上衣、黑色中裤的年轻女子伏倒在站台旁,一动不动。

  从小李提供的照片,南都记者看到女子右手挽着蓝色布袋,右腕带着黑色手表,脸贴地、头发散乱覆盖侧脸,右手拿着一把雨伞。“也不知道她躺在地上多久了,当时没有人注意她”,小李马上拨打120,并和妻子一起试图为倒地女子遮蔽不停歇的大雨。

  看到小李为女子撑伞后,其他人也开始围拢过来,一位身穿牛仔背带裤的女士蹲在倒地女子身旁,撑着自己的雨伞为她遮雨。另一位白色衬衫黑色套裙扎着马尾的女士将自己的雨伞盖在倒地女子的下半身。“但因为害怕急救方式不当,没人敢动她。”小李说。

  隋女士在李先生之后来到公交车站,看见该女子趴在地上,就提议将她翻过来,“旁边就有人说,我们都不懂急救,还是不要乱动等医生吧,我想想也对,就没动了。”隋女士说,因为担心移动会增加女子的伤势,众人只敢在旁为她打伞挡雨。

  随后,在一名公车司机的提议下,一名人试图按压女子的人中,但女子没有任何反应。

  医院:及时胸外按压可争取抢救时间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方面表示,7日早上7时50分接到120急救中心的,马上赶到员村山顶公交站。当时正下暴雨,医生看到一女子倒在水里,水不深,脸部朝下,有三名男子在帮她撑伞。

  医生检查发现,女子瞳孔已散大,无心跳呼吸,身体冰凉,医生判断其失去生命体征至少20分钟,当即在现场对其进行抢救并一直持续到医院,后来还进了重症监护室。

  抢救至下午1时许,该女子仍无心跳呼吸,医院宣布其死亡。据反映,该女子有肥厚性心脏病。医院考虑原因是心律失常,失去意识。而淹溺则是雪上加霜的因素,阻塞了呼吸道。

  医院表示,如果事发时第一时间有人扶她一把,并进行胸外按压,大脑供氧,就能为医生抢救争取时间。

  “人各有志”,梅永红们的离职是正常的人才流动,我们也希望他们用自己的资源为社会和创造更多合理合规的财富。但面对来自市场日渐激烈的人才竞争,其实更应该反问一下,我们的体制做好跟市场竞争人才的准备了吗?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这些底层孩子在乡村读书并不比城里人差,考取全国重点大学的学生80%来自农村。有的乡镇中学比县城中学录取大学的比例还高。到了九十年代,优秀老师都调进了重点中学,但考进重点中学的学生,农村生源仍然占主力军。

  多看点《甄嬛传》都不至于相信光绪会说出“正视现实,发愤图强”这样的话。更何况,但凡对中国历史稍微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古代并没有当众发表的习惯。或许在于中,光绪帝是看着《与口才》长大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