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外长会议今在首尔举行 距上次会议已近3年

  今日,中日韩外长会议将在韩国首尔举行,这是三国外长会议两年多来的首次会议,上一次会议是2012年4月在中国举行。中日韩三国都是近邻,又是界经济版图上占据重要的经济体,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三国恢复外长谈判机制对缓和关系有一定帮助,会议重点将是三国就目前存在的分歧如何进行更好管控。中国发言人表示,中方希望三国外长利用这一机会就历史问题坦诚交换意见,同时不排除讨论亚投行问题。

  【关键词】 合作正常化

  “中日高层交流基本上全面”

  “良好双边关系是三国合作重要基础。过去几年中,历史问题是困扰中日、韩日双边关系的主要问题,也是导致过去两年三国高级别会议未能举行的主要原因。历史问题不能回避,中方希望三国外长利用这一机会,就历史问题坦诚交换意见,为进一步改善有关国家间双边关系、推动三国合作健康稳定发展而努力。”

  20日,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对21日即将在首尔举行的外长会议作出上述展望。上一次外长会于2012年举办,此次也是王毅自去年5月以来首次访问韩国,岸田文雄则是在担任日本外相之后第一次访韩。

  时隔两年多外长会重启,这对三国关系有怎样的影响?外交学院教授、日本问题专家周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日韩和中日关系好转的重要标志,意味着中日高层交流已经基本上全面,中日有十几个部级交流机制,外长会议是最核心的,并且三国外长会也是三国首脑会晤的基础。

  对于此次会议,日本和韩国方面也同样给予高规格重视,青瓦台方面表示,朴槿惠总统将在外长会议开始之前中日外长。一名日本外务省官员称,“三国合作对日本很重要,我们当然希望此次外长会将最终促成未来三国首脑峰会。”

  对于本次会议议程,据韩国报道,韩国外长尹炳世将主持本次会议。会议上,三方将会回顾三国合作情况,展望发展方向,就地区和国际局势等交换意见。韩国认为,先不考虑韩日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韩中日有必要尽早实现三方合作正常化。

  【关键词】 历史问题

  “管控分歧上的进展,也是合作”

  中日韩外长会议机制于2007年建立,2012年4月,中国在宁波主办了第六次中日韩外长会。

  “中日韩三国合作机制有两个重要功能,第一个功能是推进三国在有共识的地方合作,加强三国关系,外长会晤常关键的环节”,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不同以往,此次外长会是因历史和领土问题停滞近两年多再次重启,阮泽认为,中日韩合作机制第二个功能是管控分歧、摩擦和矛盾,此次会议内容应该主要是体现在这方面,因为由于三国关系导致合作出现僵局,这种情况下更加凸显管控分歧重要性,三方此次进行交流,如果能对在历史、领土争端等问题上如何管控分歧取得进展,某种程度上也是合作。

  此次外长会是否涉及历史问题和安倍即将在战败70周年之际发表宣言,阮泽认为,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中韩都很关注日本对于历史问题的,安倍的讲话将反映出日本今后发展方向和政策指向,日本试图淡化过去的趋势很让人担忧,中韩应该会利用这个平台和日本磋商此事。

  周也认为,以往三国外长会议基本不谈历史问题,主要谈经济合作、国际和区域局势,这次会涉及历史问题,将解决历史问题作为稳定三国关系基石。

  历史问题之外,也很关注此次外长会是否涉及安全和领土问题,特别是第十三次中日安全对话本刚在东京举行。中国部长助理刘建超和日本外务省审议官杉山晋辅共同主持,两国外交、防务部门人员参加。当天,双方还举行了外交定期磋商。

  对于中日外长是否会在外长会期间举行会晤?洪磊17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中日双方正就有关安排进行沟通。去年8月9日,外长王毅在缅甸内比都出席东盟地区论坛期间与日本外相进行非正式接触。

  【关键词】 亚投行

  “越是困难中日韩越要合作”

  除地区局势,经济合作也是三国外长会重头戏,18日,发言人洪磊表示,不排除在即将举行的中日韩外长会上讨论日韩加入亚投行的问题。3月31日是作为意向创始国加入亚投行的期限,希望有意愿的国家在这一期限前作出决定。

  据报道,目前英德法意等20多个国家已提出申请加入亚投行。韩国外长尹炳世也表示,将综合考虑国家利益,就加入亚投行等事宜作出判断。20日,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表示,如果融资审查机制能够得到确保,日本将不排除加入亚投行的可能性。

  这些话题之外,外长会还将就推动三国FTA谈判并就金融、环保等其他具体合作项目进行原则性磋商。阮泽认为,此次外长会中日韩三方要着眼在关系僵局情况下如何理顺合作机制,对三方关系发展在原则和立场上进行沟通调整。

  三国已经建立外交、科技、信息通信、财政、人力资源、环保、运输及物流、经贸、文化、卫生、央行、海关、知识产权、旅游、地震、灾害管理、水资源、农业等18个部长级会议机制和50多个工作层交流合作平台。作为中日韩合作机制的重要环节,此次重启外长会必将带动三国其他合作机制的复苏。

  韩国驻华大使权宁世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中日韩如何在今后利用合作机制尽快破冰,权宁世表示,中日韩应超越这些困难,越困难就越需要合作。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新闻加点料关于“中日韩外长会” 你需要知道这些事儿

  会谈目标

  “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

  韩联社报道称,此次是王毅自去年5月以来首次访问韩国,而岸田文雄则是在担任外务大臣之后第一次访韩。韩国长官尹炳世将主持本次三国外长会议。

  据悉,会议上,三方将会回顾三国合作情况,展望发展方向,就地区和国际局势等交换意见,还会摸索年内促成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可能性。

  对于此次会议,中国外交学院中日韩合作研究中心研究员苗吉认为,这次三国外长会议的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表明三国合作经过近三年的僵持,逐步重启和恢复。

  中日韩三国合作机制化建设始于2008年,此后以首脑会晤和外长会议为支点,向经济贸易以及民间文化领域广泛铺开。自2012年起,由于日本在历史和领土问题上的举动,尤其是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后一系列不负责的言论和举动,导致中日和韩日关系遇冷并陷入僵局,两大定期会议机制陷入停滞。

  很难就首脑峰会达成一致

  苗吉认为,21日外长会议的主要目的,第一是对重启三国合作作出姿态性宣示,第二是推动三国自贸区谈判并就金融、环保等其他具体合作项目进行原则性磋商,第三是商谈三国首脑会晤的可能性。

  韩联社报道称,韩国总统朴槿惠去年11月出席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时曾表示,希望中日韩能够尽早举行领导人会议,而日本也同意举行三国领导人会议,不过因中日两国围绕存在领土纷争,因此多数观点认为,此次三国外长会议难以就三国领导人会议事宜达成一见。

  中国发言人洪磊在20日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此次外长会将就举行领导人会议交换看法。但举办领导人会议需要必要的氛围。

  洪磊表示,良好的双边关系是三国合作的重要基础。过去的几年中,历史问题是困扰中日、韩日双边关系的主要问题,也是导致过去两年三国高级别会议未能举行的主要原因。外长会时隔两年后再次举行,历史问题不能回避。中方希望三国外长利用这一机会,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就历史问题坦诚交换意见,为进一步改善有关国家间双边关系、推动三国合作健康稳定发展而努力。

  苗吉表示,从当前情况看,中韩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历史等问题的态度仍然存在疑虑,尤其是安倍在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将要发表的谈话,所谓“安倍谈话”的基调和内容预计会对首脑会晤的召开前景产生重要影响。

  热点议题

  中韩外长将谈THAAD

  在三国外长会议召开之前,韩国20日表示,总统朴槿惠将于21日在青瓦台王毅和岸田文雄。

  青瓦台方面没有透露具体内容,仅表示这是外长会议前中日两国外长对朴槿惠的一次礼节性拜访。此外,在三国外长见面之前,韩国长官尹炳世将于21日上午在首尔韩国大楼分别同王毅和岸田文雄举行双边会谈。

  近日,韩国是否引进THAAD (末端高空防御系统)以及是否加入亚投行等事宜引起中韩等各方的极大关注。不久前,中美外交高层相继访韩,围绕美国在韩国部署THAAD以及韩国申请成为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创始国等问题进行了“半公开博弈”,牵动各方神经。

  本月16日,中国部长助理刘建超会见韩国次官补(部长助理)李京秀,呼吁韩方在THAAD问题上重视中方的忧虑和关切。

  而据韩国预测,中国长王毅也会在此次会谈上表明类似立场。

  中国发言人洪磊1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在反导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一国在谋求自身安全时,必须顾及别国安全利益和地区和平稳定。中方希望有关国家在处理相关问题时要慎重行事。

  不排除讨论亚投行问题

  此外,在亚投行问题上,中国18日表示,不排除在三国外长会议上讨论该问题。

  由中国设立的亚投行近来颇受关注,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表示将积极参与。在亚投行意向创始国募集最后期限即将到来前,韩国仍在纠结摇摆。专家认为,韩方加入亚投行的益处不言自明,作为东亚合作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韩方加入亚投行的经济裨益很明显。但韩国考虑美国的态度,尚未。

  对于韩方态度,苗吉表示,韩国在经济上拉近与中国的距离,安全上则依赖美国,在中美间保持平衡、不选边站队。中韩的经济关系眼下正处于最好时期,韩国总统朴槿惠短期内不会答应美国部署THAAD系统。

  但是朴槿惠在应对“朝鲜”方面同样也采用现实主义的实力战略,因此不能完全排除同意部署这一系统的可能性。如果美国在韩国部署THAAD系统,将极大损害中韩互信,对中日韩合作进程带来震荡性影响。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