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背后除了马建 可能还有更大靠山

  郭文贵(资料图)

  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是个律师,代理案件的过程中见识过郭文贵的威力,据说他“驾驭如刍狗”。不过,就算是郭文贵这般善于攀附、的富豪,结局也未必很妙。马建被查,他本人也不得不跑,而他一心觊觎的方正证券最终也未能顺利到手。

  政商生态剧变,富豪阶层面临洗牌

  文 蔡方华

  警方前两天抓了两个砸车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个刑满的家伙叹气说,因为经常熬夜砸车,身体越来越差了。问他为什么刚出狱又犯事,他回答说,出狱时把证明撕了,没身份、没工作、也没钱吃饭,别人一撺掇,他就跟着干起了砸车盗窃的买卖。据警方披露,砸车盗窃的收入其实并不高,有时砸好多辆豪车的玻璃,只能找到百十块钱。看起来,这两个的法律意识固然淡薄,智商也很让人着急。

  贫穷出盗贼或许有几分道理,但有了钱未必就能够一直任性。几年前,东莞富豪刘柏权出动直升机帮抓贼,一时引起轰动。他名下的东莞金朗酒店还曾组织“小姐阅兵”,图片上网之后,同样众说纷纭。但前几天,刘柏权戴着手铐出现在法庭上,公诉机关他向两名机关的领导干部行贿,以换取他们对涉黄活动的。因此给了他一个新的冠名,叫做“双面富豪”。

  在出事的富豪里,刘柏权还真不算抢眼的。他犯的那些事儿,甚至都搁不上台面。东莞是曾经的“性都”,很多酒店都涉黄,如果没有执法人员乃至官员的包庇,“小姐阅兵”之类的事情根本不可想象。去年东莞扫黄之后,一时风声鹤唳,一批被免职和调查,“太子辉”等后台老板也被刑事追究。但从目前来看,挖出来的伞并不多么惊人,人们预期中的震荡更没有出现。刘柏权被诉,大概也就是被落马的官员牵扯出来而已。

  刘柏权是“双面富豪”吗?大概说得上。他热心公益慈善事业,又做着涉黄的生意,他关心公共事务,又向执法者行贿。但是,这样的“双面”并不是刘柏权所独有的。在一个极其暧昧的政经生态里,商人如果没有两面乃至多面,混下去都不容易,更别说做大做强了。

  刘柏权出庭的同时,雨润集团董事长祝义才据说也被居住了。要论名头和实力,祝义才可比刘柏权高了不知多少等级。祝义才到底涉及什么问题,还没有太多可信的说法。但雨润集团的总部设在南京建邺区,关心的人都知道,那里如今正是风雨飘摇之地。南京市长季建业落马没多久,市委杨卫泽也被带走了。这还没完,建邺区多名官员近期又相继被调查,建邺区副区长王德宝还闹出了“在女儿婚礼上被带走”的戏剧性传闻。从此轮反腐的一般规律而言,在高层官员落马的前后,一般都会有富豪失联或协助调查。富豪要么是反腐的突破口,要么是拔出萝卜之后带出的泥。在政商不分的氛围里,官员和商人是你侬我侬的傍肩,但一旦生态有变、风向急转,他们又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从相爱到相杀,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所以,祝义才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也就不难想象。

  刘柏权在法庭上说,他多次给常平长叶进田送好处,但“他没有关照过我,还经常查我”。公诉人问为什么,他说“我不懂啊”。刘的这番表现,颇有点像那个砸车贼,透着一股子憨劲,让人忍不住想笑。但有的富豪的表现就让人笑不出来,比如前不久被执行死刑的刘汉。如果说刘柏权的行贿不过是小儿科,刘汉的行事则处处都是大手笔。他结交的是系统的最高长官,他钱财的方式堪称,输送利益的方式更是豪气干云,当然,最终的结局也更惨。以刘汉这种绿林好汉的眼光,他断然不可能料想到,他所投靠的铁帽子王也有的一天,他那看似铁打的金权帝国居然不堪一击。他更不可能料想到,他的崛起之处正是他的之处,他的好运所在正是噩梦之源。

  同样让人笑不出来的还有郭文贵。以来,政商两界处处收紧,众人各自忙不迭收起尾巴,但郭文贵兀自翻云覆雨,搞得坊间议论纷纷。政泉控股与方正集团的恶斗,说得上是近年来罕见的奇观,交织着资本运作、帮衬、的。而这一切,竟然就发生在这座肃穆的大城里。郭文贵之所以在风口浪尖上还如此,是因为他惯了。他要的东西,好像总是能到手。他想搬走的绊脚石,无论级别多高,总是能除掉。沾上他的官员,好像总没有好。而他之所以能够如此如鱼得水,原因在于他背后有着副部长马建这柄利器,甚至还可能有更大的靠山。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是个律师,代理案件的过程中见识过郭文贵的威力,据说他“驾驭如刍狗”。不过,就算是郭文贵这般善于攀附、的富豪,结局也未必很妙。马建被查,他本人也不得不跑,而他一心觊觎的方正证券最终也未能顺利到手。他最终能否顺利落地,还是个疑问。

  这两年来,富豪出事的很多,跑的很多,隐身的很多,坐牢的很多,失联的很多,协助调查的很多,悬而未决的很多,死的也不乏其人。究其原因,还是反腐狂飙给政商生态带来了根本性的变化。原本错综纠结的政商朋友圈如同吸血的水蛭,牢牢地叮在国家机体上,但现在一拍两散,官员和商人巴不得早点彼此界限。缩回了自己的爪子,资本收回了自己的牙齿。虽然还没到河清海晏的地步,至少瓜分利益、侵吞财富的行为不再那么明目张胆了。对于人民而言,这当然是好事。

  企业家冯仑在他的书中曾经不无睿智地谈到政商关系,说是最好不牵手、更不要坐怀。平心而论,在诱人的巨大利益面前,要做到这一点确实很难。但看一看这两年来很多富豪的状态,难道不会生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感叹吗?时代真的在改变,攫取财富的方式如果不变,早晚会落个人财两空。

  (本文来自青年报微信号“Talkpark”团结湖参考)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