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红色令解读:为啥没见大老虎?

  国际大追逃在地球上的某些偏僻角落,涉案外逃者将会活得更加瑟缩。

  在“猎狐“行动、“天网”行动之后,又祭出一记海外追逃的大招——利用国际组织发布红色令。

  4月22日17时57分,网站发布消息,国际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案件涉案人员的红色令。

  红色令是什么?它是在什么背景下产生的?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且听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李成言和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向新浪小编娓娓道来。

  反腐从国内国际称,红色令是由国际组织发布的国际通报,其对象是有关国家法律部门已发出令、要求国引渡的在逃犯。

  据青年报报道,1984年11月,国际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在成立以来,担负着对外联络和打击走私、贩毒、伪造国家货币、国际恐怖活动和国际诈骗等国际性犯罪的任务。

  这份百人名单的公布,让红色令添上了一层反腐色彩,如何理解这种转变呢?

  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李成言认为,红色令的发布,是十八届四中全会以后反腐斗争必然做出的一个选择。

  在APEC会议上、二十国峰会上,还有2014年的猎狐行动中,中国一直强调国际反腐方面的合作,提出要制定反腐合作计划,猎狐行动中对640人的成功追逃都可以看做是发布红色令的铺垫。

  李成言称,今年反腐斗争是以来的第三年,红色令的发布明确为根据天网行动的布置和安排。当反斗争在国内取得重大成效的前提下,必不可免国际,这是反腐的新领域。这反过来也可以推动国内反腐,反腐斗争在国内、国际相辅相成。

  红色令据青年报报道,红色令因通报左上角的国际徽为红色而得名,属最高级别的紧急快速令,其余六种分别为蓝色、绿色、、黑色、橙色和紫色。

  不同颜色的令在级别上有什么不同吗?

  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告诉新浪网,不同颜色的令,有的是针对丢失的文物、有的是针对无名尸体等采取通告形式,向警方沟通信息。

  红色令针对的都是犯有严重的逃犯,并且内含要求有关国家发现被人员以后,立即采取临时措施、以便引渡的意义,相当于一个国家向其他国际组织国为引渡目的而提出的临时请求。

  外人人员案发地点内涵如此丰富,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武侠小说中的江湖追杀令?红色令的效力比它大吗?

  李成言坦言,不是说有了红色令,就会乖乖回来的,追逃困难还常大的。

  首先,很多国家对令不放在眼里,因为没有外交关系,没有法律合作和协议。有的是因为原因,冷战时期一些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跑到国家给予的避难或,现在许多国家还抱着不放;其次,都有自己的法律,没有签署引渡条约或协议的情况下,两国法律衔接不好,合作也非常困难。

  那红色令到底有多大用呢?

  黄风认为,一些国际条约、某些国家国内法,都是承认红色令有临时请求的作用的。外逃人员的个人信息、涉案的案情概要、犯罪事实,也会构成有关国家采取措施的法律依据。

  但是,不能单单指望红色令完全发挥追逃作用,还是要多管齐下,采取不同措施,比如移民法、异地追诉、劝返等,营造全球追逃的大氛围,对他们形成压力,心理战才能奏效。

  外逃人员外逃时间根据网站公布的图表看,外逃人数在不同年份也有很大不同。

  从1996年至2014年,2002年前后、2007年前后,2012年前后,外逃人数都高于其他年份,并且从2010年以来,外逃人数增加迅猛,这又如何解释呢?

  李成言告诉新浪网,这相关性背后就是更替在发挥作用。

  行政组织换届前后,职务员外逃最多,2002召开,2007年召开十七大,2012年是,这些年份恰逢党和国家领导人换届,很多职务员利用此机会外逃。大部分都是换届前开始跑,风声越紧,逃得就多了。

  高严曾任省长、云南省委、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在2002年出逃,他称得上是外逃官员中级别最高的,也是人们在这份百人名单上最想看到的人。

  《财经》在去年的一篇报道中曝出了外逃的七名高级官员和国有企业总经理的名单。七名涉嫌贪污财产总计10亿美元,其中就包括号称“电力沙皇”的高严。

  2002年9月,高严出逃。10月,传出高严已一个多月的消息,“国电电力”股价在沪市首次跌停板,国家电力公司在上市的下属企业华能国际重挫11%,市值蒸发数十亿。

  事发3年后,一篇的报道最终确认他已外逃的消息。据报道,对高严案的定性是,“党和国家,生活腐化,侵吞巨额国家财产,对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负有直接责任”。

  据东方早报报道,高严拥有“高严”、“高庆林”和“张传伟”等至少3个不同名字的身份证,4本中国护照及一本港澳通行证,不知道,高严用的是什么名字的证件,遁迹海外。

  此次百人红色令中,厅级、处级干部居多,省部级官员怎么没上名单?

  李成言认为,外逃人员的越大、来自国内和国际的阻力也会越来越大。应该确定一批重点,高严是外逃官员中标杆式的人物,如果能把他弄回来,肯定能产生巨大效果。

  对于名单之外的“漏网之鱼”,亦表示,这次公布的只是其中一部分,今后对于涉嫌犯罪的外逃人员,依然要发现一起、一起。

  郭欣,原云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据分析,这100个外逃名单里,有77男 23女,60%以上涉嫌,他们多半是单位一把手,外逃地点聚焦在广东、浙江、江苏等东南沿海省份,外逃目的地以美国、、居多。

  不少已经了外逃“明星”的犯罪细节,其中包括涉贪2.532亿元的“浙江女巨贪”杨秀珠,已故省委原程维高之子程慕阳等人。

  除此之外,一些外逃人员的身份也值得玩味。

  湖南省岳阳市出入境管理科科长刘湘建,涉嫌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这是的监守自盗,他在2004年外逃英国,2007年被下发红色令。

  云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郭欣(女),涉嫌为隐瞒犯罪所得。

  公开资料显示,郭欣曾到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访学两年。回国后,她在1999年第1期《云南高教研究》发表访学,称该中心具有深厚的学术传统、强烈的时代意识,“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她引用“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段中国古训,称“这一切值得我们重视”。

  据澎湃新闻报道,2000-2008年,郭欣指导了数位硕士研究生,这些同学的均以世界史为研究方向,学位论文均与美国相关。这些文章关注美国枪文化、印第安人社会经济地位变迁,也聚焦美国的华人移民,论述这一群体的历史、动因和社会地位。

  2010年5月28日,郭欣在这两篇硕士学位论文中签下自己的名字,完成了公开使用与授权的手续。两个多月后的2010年8月,郭欣外逃。

  作为令中唯一的高校女教师,郭欣的作案细节也许只能当她落网后才能揭晓了。

  (晓航 综合相关报道)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